歡迎進入塔城新聞網!
  中國互聯網舉報中心  新疆互聯網舉報中心  網上有害信息舉報專區  塔城新聞網網絡舉報入口
返回首頁

幾度春風幾度城
2020-01-06 19:47:46   來源:塔城日報   作者:張斌   評論:0 點擊:

 

我出生在和布克賽爾蒙古自治縣,兩歲時隨父母搬到鄉村,小學畢業后,又回到這里待了近兩年時間,再后來,又隨父母回到老家,這次一去五千里,一別四十年,在不同于塞外風光的巴蜀小城生活了四十個春秋。塞外小城和布克賽爾縣就一直縈繞在我的夢中,成為一種懷念和向往。

去年秋天終于圓夢。我住進和布克賽爾縣的賓館,顧不上休息,就強壓著激動的心情步入小城的大街小巷,尋找記憶深處的故鄉。說實話,回到出生地,回到故鄉,感覺卻是到了一個全新的地方,根本分不清東西南北。高大的樓房,綠樹成萌的街道,顛覆了我的記憶。我是在改革開放前離開這里,那時候縣城大多是平房,有一兩處樓房,高也不過兩層。街上沒有多少汽車,多的是駱駝和馬,三三兩兩拴在街邊的電線桿上,或者由牧人牽著穿過街道,走向茫茫戈壁。而此時,一輛又一輛小汽車緩緩駛過寬闊的街道,藍天白云、陽光燦爛,被綠樹裝扮的小城清新而美麗。

記憶中縣城的街道呈“干”字形,只有一個十字街口,橫著的是前街,是縣城最繁華的地段。那時的縣城只有前街和后街,前街分布著機關學校,是水泥硬化的路面,非常寬闊,與之平行的后街則是土路,坑坑洼洼,街邊有喇嘛廟和王爺府,雖然是樓房,但很破舊。因為后街偏僻,我很少去,記憶深刻的只是前街。

我向城中走去,沒多遠就到了一處十字路口,我感覺這里就是記憶中的十字街口,雖然面貌全變了,根本沒有記憶中那些建筑,但朝北的街道是上坡,這個地勢非常熟悉,是我夢中常常徘徊的地方。我心里生出無限溫暖,腳下似乎踏到了實處,原來記憶重疊的地方竟然是故鄉的地勢地形。路牌會變、街名會變、住戶和機關單位可以遷移,但地勢地形不會變,那是我踏過數百次的土地。然而,我卻又不敢相信,認真打聽后,證實這里就是最老的十字路口,而我停留的地方就是我出生的院落,頓時,那襲上心頭的暖流涌向全身,在我的每一個毛孔里綻放。

載著幸福的心情,我從十字路口一直向東,走到曾經的母校,記憶中的母校只是一個被土坯墻圍在內的幾排平房和操場,圍墻殘缺不全,穿過東邊,南邊的缺口是茫茫戈壁。而眼前的學校樓房林立,綠樹蔥蘢,漂亮的圍墻圍成了一個獨立的空間。記憶中學校東邊有條小溪,跨過溪水就是鄉村,屬“團結公社”管轄。那時的鄉村只是散落在戈壁灘上星星點點的土坯房,記憶中經常會傳來雞鳴狗吠之聲,還有裊裊炊煙……現在小溪不見了,代之以寬闊的街道。而原來的鄉村完全劃入了城市,城市向東邊的戈壁灘延伸,拓展著空間。奇怪溪水去了哪里?那可是好幾米寬的河道!一位蒙古族大媽告訴我,這里埋了管道,溪水從大街下流過。她指著不遠處說:“那是從前溪水上的橋!”我很驚訝,原來的橋成了十字街口中心的交警指揮臺,繼而她自豪地說:“我們這變化大吧!”我沉默了,對于一位離開四十年的人,不僅僅是感慨變化大,而是感慨天翻地覆的變化了。

站在新十字路口,北面的江格爾宮吸引了我。我在這里盤桓很久,還觀看了電影《江格爾傳奇》,少年時代受到的蒙古族文化熏陶突然被喚醒,從江格爾宮出來之后,回眸那高大的蒙古包式的建筑,寬闊的廣場,以及遠處的草原濕地,我腦海里浮現的是藍天白云,駿馬奔馳,我仿佛成了《江格爾傳奇》中的英雄……

后街,這個我印象中灰塵滿天的地方完全變了。周圍的建筑被綠樹草坪環繞,各色鮮花盛開。走進院落,就仿佛走進鳥語花香之中,誰說春風不度玉門關?塞外小城即使在深秋也有濃濃的春意。后街的王爺府對面是美食城,在這里能品嘗到各種新疆小吃,還沒進門就聞到熟悉的香味。

我記憶中偏僻的后街成了旅游街、文化街,成了和布克賽爾縣最繁華的地段。一條街,能夠把自然與民俗,甚至歷史與文化巧妙結合,構筑別具一格的生態環境,這就是和布克賽爾獨特的魅力。

在和布克賽爾縣的最西邊,跨過一條溪流就是草原,在這里可以欣賞到風吹草低見牛羊的自然風光,也讓我明白了為什么這個城市是向東拓展,因為東邊是戈壁灘,無論怎么開發都不會破壞草場濕地。我暢享城邊的草原,猛然記起在草原不遠處有一座古城遺址,我少年時代曾攀登過古城高大的圍墻,在雜草叢生的古城里玩耍。如今再站到這里,竟生出無限的感慨,感慨故鄉曾經的輝煌,感慨古城的衰敗。也為世代居住在這里的人們用勤勞的雙手建立了一座新型的現代化城市而感到欣慰。

我沿著彎彎的小溪走向小城的南邊,這里有整齊的樹林,樹林在城市的南部延伸,像一道綠色的屏障。記憶中這里是無邊無際的戈壁灘。戈壁灘能變良田,戈壁灘也自然能夠變出成片的樹林,這是故鄉父老鄉親的理想和使命,于是小城三面環繞著樹木、草原和濕地,難怪沒有了記憶中的風沙,那種西風漫卷黃沙鋪天蓋地的場面,曾讓我倍感恐懼,曾迫使我逃離這里……

想起十歲時和父親的一次對話,那次我從內地回來,抱怨這里風沙大,抱怨這里的房屋破舊,父親說,這比從前好多了,他年輕時來這里,這里還沒有一間磚房,燒的也是牛糞塊,外面北風呼嘯,還得拾牛糞塊燒火呢!那是個艱難困苦的歲月,經過幾十個春秋的輪回,和布克賽爾縣變得美麗富足,人們生活更加幸福,真是幾度春風幾度城!

 回到賓館,已是夜晚,我很快睡了,睡得很甜,仿佛睡在搖籃之中,踏實而又舒心,這或許才是回到故鄉,回到出生地的感覺吧?

 

(編輯:白潔)

相關熱詞搜索:

上一篇:克塔鐵路禮贊
下一篇:最后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