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進入塔城新聞網!
  中國互聯網舉報中心  新疆互聯網舉報中心  網上有害信息舉報專區  塔城新聞網網絡舉報入口
返回首頁

遺失的母愛
2019-11-14 19:43:09   來源:塔城日報   作者:張榮玲   評論:0 點擊:

 

前幾天,同事說,她每天給母親打電話。忽的,驚到了我,我脫口而出,我從來不這樣。

于是母愛這個詞成了我們的話題。我毫不避諱地告訴同事,我沒有得到過母愛。

于是,母親的影子不時出現在我的腦海。母親剛剛20歲就跟了大她5歲的父親,聽說母親在很小的時候生活富足,就因為父親的聰明,外祖父選擇讓他大女兒嫁給很窮的父親。

父親的智慧和母親的呆板一直是我記憶中最不和諧的音符。但這種我看來的不和諧,卻無法阻止母親用12年的光景生下我們姐妹五個。我不知道父母之間有沒有愛,但我卻深深感受到了母親對父親的無比崇拜。在母親眼中,父親無所不能和神通廣大,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尤其在身體疾病方面,母親更是把父親當作一流的醫學專家,哪怕母親胃疼三天,滿身大汗,女兒把車開到院子拉她去醫院,只要父親不開口,母親堅決不動身。在母親心中只有一個信念,就是對父親百分之百服從。

也許是這個原因吧,母親忽視了對她孩子的關愛。

上世紀70年代,一家有五個孩子很常見,只是從奶奶的口中得知,母親生我三姐的時候,父親氣得不愿意回家,甚至計劃把二姐送人?赡赣H又接連生下四姐和我,那種絕望和無助,或許只有母親能夠體會。父母曾經還準備將我送給一戶家境不錯的人家。最后計劃沒有實現,但我卻深深地記得,他們家有人在供銷社上班,我很小的時候,母親把我抱到供銷社大商店的柜臺上,我會在那個放著布料的臺面上跑幾圈,當時,我不知道為什么我可以在柜臺上玩,其他人家的孩子則不允許。

我知道,母親不喜歡我們這一群丫頭,小時候經常聽母親埋怨,養了一群丫頭。

后來,我什么事都不給母親說。我是家中老小,得到父親的關愛最多,父親是我的主心骨。小時候,我天天趴在他身邊,他邊和我聊天,邊給我搓脊背。

這兩件事,讓我深刻明白了,一個人童年的記憶會影響他的一生,無法改變。

多年前,我在內心埋怨過父母不該把我帶到這個世界上來?晌乙蚕朊靼琢,我的出生是不得已。

直到后來,我去塔城上中專,住在集體宿舍,塔城的一個女孩從家里回來,聊起她經常挽著她爸爸的胳膊逛街,我驚訝得脫口而出:“你可以挽你爸爸的胳膊,你太大膽了。”從那次起,我開始關注母親對待我們的態度,也從那次起,我審視了自己,原來我沒有得到過母愛。

小時候,一個漆黑的夜晚,我蹭到母親腿邊,母親一把把我推開還訓斥了我,從那時起,我再也沒有了親近母親的舉動。

看到親密無間一起逛街的母女很羨慕,我真的不知道那是一種什么感覺。自從生下兒子我就發誓,一定要把我一生缺失的愛,加倍給他,我經常把臉貼到兒子的臉上,揉來揉去。

我覺得,女人不是生完孩子就完成了任務,她要把發自內心的愛傳送給孩子。母親沒有正視自己的角色,她一生只為男人而活,以至于喪失了自我,丟失了孩子。

我想母親是愛我們的,只是她把大部分愛都給了父親,只要她覺得幸福,我們也沒有必要爭奪她的愛,或許彼此相安,也是最好的方式。

細想,我從來就沒有得到過母愛,何談遺失,該是缺失。我卻不想用缺失這個詞,因為愛明明就在,只是遠得讓我抓不住。

 
(編輯:白潔)

相關熱詞搜索:

上一篇:溫暖的背影
下一篇:最后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