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進入塔城新聞網!
  中國互聯網舉報中心  新疆互聯網舉報中心  網上有害信息舉報專區  塔城新聞網網絡舉報入口
返回首頁

夕陽
2019-11-25 19:57:06   來源:塔城日報   作者:孟慶海   評論:0 點擊:

 

夕陽西下,天邊飄著幾朵多彩的云。一群鴿子帶著哨音從藍天上飛過,給寂靜的村莊帶來一些生機。

梁大媽坐在門前大榆樹下的石頭上,花白的頭發在晚霞中閃著光亮。天就要黑了,她的目光聚焦在路的遠方,自言自語道:“我家大柱啥時候回來呀!”

天邊一陣塵土飛揚,隱隱約約傳來“咩咩”羊叫聲,那是梁大媽的二兒子二柱趕著羊群歸來。梁大媽站起來用手擋住陽光看著遠處模糊的影像又自言自語:“是我家二柱。”

梁大媽又坐了下來,面朝村里的街道房屋,一切熟悉而又陌生。一陣清風掀起了她幾縷散發,思緒又回到熱火朝天的激情歲月。上世紀七十年代,這里是一片土房子,街道雜亂,小孩子在滿大街亂跑,喧鬧之聲不絕于耳。她那時是生產隊的婦女隊長,在村里振臂高呼,一呼百應,社員在她的帶領下奔赴田間地頭,勞動的場面很熱鬧,大家有說有笑,干得熱火朝天。

可現在,村民都住上了新房,有的還蓋了別墅,他們像候鳥一樣,夏天來種地,各忙各的,到了冬天就回縣城里去住。梁大媽想找個人說說話都碰不到,偶爾有人路過,也是步履匆匆。

梁大媽有三個兒女,大兒子大柱從小學習好,后來考上大學,在城里有了一份好的工作并結婚生子。大柱接她去住,住了一個星期就不習慣了。兒媳婦愛干凈,一天拖好幾回地,梁大媽感到無處下腳,總怕弄臟了地板。大柱害怕母親寂寞,也想陪母親多說說話,可是工作太忙,抽不出太多時間。梁大媽是個干慣了活的人,想搭把手幫他們收拾收拾屋子,兒媳婦不讓,說:“您老辛苦了大半輩子,就別干活了,休息休息吧!”梁大媽無所適從,只好操著手在屋里來回走走,心里憋悶,感覺像在監獄里一般。

大柱的樓房是按揭的,為了上下班方便買了輛車,對于工作時間不太長的他深感生活壓力很大。梁大媽看不過去,將僅有的三萬元積蓄給了大兒子。小孫子吵鬧著要一臺電腦,梁大媽賣了幾只羊,給他買了一臺,小孫子高興極了,逢人便說,奶奶是大款,很有錢。有誰知奶奶在村里是最窮的一個,多年來還住著幾十年前蓋的土房子。

直到去年,曾經在梁大媽家住過的下鄉知識青年柳青參加“訪惠聚”工作隊,帶著工作隊住進村里。知道梁大媽還住在老房子時,柳青向有關部門爭取到了安居富民房補貼,自己又拿出了一些錢,為她蓋了四間磚混結構的新房,F在她的家產除四間新房就是五十多只羊,還有每年承包地的一萬多元承包費。在物質上她很知足,依現在的條件與以前相比有天壤之別。

梁大媽的女兒靈芝考上了師范,當了人民教師。還在上高中時,假期回鄉參加勞動,情竇初開的她愛上了柳青,由于柳青的父親是“右派”,梁大媽反對他們交往,柳青選擇了離開。逢年過節女兒總是要來的,來了也就吃頓飯,給點錢走人。有一回梁大媽小心翼翼地給她說:“對不起,當初不該反對你和柳青……”不料,靈芝一聽生氣了,眼淚流了下來,嗔怪她道:“都過去多少年了,還說這些干什么!”從此梁大媽再也不提。

梁大媽的二兒子二柱小時候得了一場病,由于醫療條件差,腿落下殘疾,走路一拐一拐的。二柱有過一段婚姻,后來媳婦外出打工,出去再也沒有回來。二柱人木訥,不善言語,梁大媽叫他傻子,常說他:“你看你哥學習多好,考上了大學,有了好工作,你從小就知道貪玩,拿起書本就頭痛,難怪一輩子打牛腿。”二柱也不申辯,只是笑笑。

二柱勤快,放羊種菜,把家收拾得干干凈凈,每天給母親做飯,晚上還燒點熱水,給母親洗腳。有一個鄰居了解二柱,愿意把自己離了婚的表妹嫁給他,條件是要一萬塊錢的彩禮。梁大媽不同意,說是嫁人呢還是賣人吶,鄰居一聽,扭頭走了。

梁大媽和二柱相依為命,人老了,總愛絮叨以前的事,二柱也不搭話,有時候聽著聽著就睡著了,梁大媽罵他,腦子不裝事的貨, 就知道瞌睡。

“轟隆隆”一陣響,二柱趕著羊已到家門口,隨著風塵土撲面而來,吹走了梁大媽腦海中的雜陳。她拍了拍身上的土,顫顫巍巍地回屋去了。

時光在流逝,生活在繼續。梁大媽老了,往事如煙,回憶是她最好的慰藉。

 
(編輯:白潔)

相關熱詞搜索:

上一篇:老師走好,這次是永別
下一篇:最后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