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進入塔城新聞網!
中國互聯網舉報中心新疆互聯網舉報中心網上有害信息舉報專區塔城新聞網舉報入口求助辟謠
返回首頁

阿納的潔白氈房
2018-09-10 18:18:37   來源:塔城日報   作者:葉圣凱·阿提肯   評論:0 點擊:

 
 

紫紅的晚霞舒服地躺在巴爾魯克山溫暖的懷里,給這幅草原、牛羊、氈房、人家的油畫,添了幾份濃郁的色澤。兒時的氈房前,阿納的微笑在余暉中隱隱浮動。

阿納慈祥的臉,浸潤出金色的光。她和腳下的草地一樣緘默著,只露著微笑,她是在用微笑代替對兒子的思念。我多想大聲向她呼喊:“阿納,巴郎回來了!”可阿納的微笑,神秘地使我閉口不言。

阿納的微笑里有期盼、有寄托,順著眼睛流進我為了軍人夢而走出雪白氈房、走出草原的游子的心田。我像一只在暴風雪夜走失又被牧民抱回的羔羊,順從地伏在阿納的膝上。她用刻滿皺紋的手撫著我的黑發和額頭,還有綠軍裝。

我將軍裝掛在氈房壁的支架上,扶著阿納走出潔白的氈房,到我曾經打過滾的草坪上坐下。阿納說,那時的我是孩子中最調皮的一個,經常闖禍。我嘿嘿笑著,將腿伸開,撒嬌般地把頭枕到她腿上,躺在她的身旁。阿納說我是永遠長不大的孩子,是啊,在母親眼里我永遠都長不大。我的心,在廣闊的瑪依勒草原上盡情飛翔,尋找每一個能讓我感激的細節。我的眼前一陣模糊,恍惚看見一個六歲的男孩子,騎在一個男人寬碩結實的肩上,威風地喊著、唱著,在草原上縱情奔跑。我看清楚了,那個男孩就是我,而那個男人就是我的父親,就是他,搭建了這間潔白的氈房?涩F在,他已看不見我的這身綠軍裝了。

阿納能看見,我已經很滿足了。

是阿納,這個既為人父又為人母的哈薩克族女人,把我從一個幼小的娃娃,拉扯成一名真正的男子漢。晚風好溫暖,好柔和,為數不多的星星用一眨一眨的眼睛看著我們,似乎在歡迎它們童年的伙伴回來了?粗_架下的牛糞旺盛地燃燒著,我知道那一定是阿納在給我燒香噴噴的酥油奶茶。柔柔的風兒,帶著醇厚的茶香味向我撲來,把回憶帶回到那些彈著冬不拉,圍坐在阿納身邊喝奶茶的日子。沒回來以前,我想和阿納說的很多,可現在只想這樣躺在她的身邊,數著星星,聽她說我孩提時的趣聞。

阿納說,我就是在這個氈房里出生的,我的到來給這小小的氈房增添了不少樂趣。我轉過頭,見潔白的氈房,嵌在毛茸茸的綠毯上,圓圓的屋頂邊有一個很大很大的月亮,害羞地只露出半張臉,將奶白色的月光灑在氈房圓乎乎的身上。阿納說我小時候是她的孩子中最愛哭的,前抱后抱左抱右抱都是哭。父親曾被我的哭聲折磨得疲憊不堪,他倆每天都像戰斗一樣給我換尿布、喂奶,我卻以哭來報答他們。我說那時都把眼淚哭干了,現在就不會哭了,阿納只是輕輕拍著我的肩,繼續講述過去的故事。安祥的氈房也靜靜地聽著我們的故事,仿佛也回到了它的童年。

親愛的氈房,你的一生都是如此純潔。我在你遮風擋雨的懷抱里,第一次站立起來,一步一步地邁出去。你包容了我所有的哭聲,卻永遠沒有索求什么。你永遠把寂寞深埋在心里,把散落的悲傷修整起來,立成支架,再用潔白的氈子將其裹起來,卻從不對我們訴說。當我這匹草原上奔騰的駿馬跑出幾萬公里,才發現你的顏色已褪去許多。

我到了一個叫城市的地方,那些高聳入云的樓廈、猙獰嚎叫的車流、紛繁凌亂的色彩,使我感到深深的不安?墒菨嵃椎臍址堪,你卻一直都在鼓勵我身上這單調的綠色,那是軍裝的顏色,是草原的顏色,是生命的顏色。是你驅趕了我的自卑,使我告別了萎靡,告別了羞怯。我的眼淚從不因委屈而流,而今天,我真想為你軟軟地哭一次……

阿納似乎看出了我眼角那些晶瑩發亮的東西,伸手來摸我的臉。我轉過身,擦去眼淚,說沒事,可能是被風吹的。阿納只說,那就回氈房里喝茶吧。

我牽著阿納微微顫抖的手,走進氈房,一股溫潤的氣息撲面而來。我真想告訴她,阿納啊,您就是我心中潔白的氈房,我在這里總會聽到兒時您放牧的鞭聲,聽到父親的囑托,還有瑪依勒草原對明天的呼喚。


(編輯:白潔)

相關熱詞搜索:阿納 氈房

上一篇: 戍邊志
下一篇: 鋤草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