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進入塔城新聞網!
中國互聯網舉報中心新疆互聯網舉報中心網上有害信息舉報專區塔城新聞網舉報入口求助辟謠
返回首頁

單純的生活世俗的闖入
2018-08-06 18:46:28   來源:塔城日報   作者:陳文   評論:0 點擊:

單純的生活世俗的闖入 
——再讀《阿勒泰的角落》和《沙孜湖》有感
 

北疆的牧區,除了風吹草低見牛羊和氈房冬不拉手抓肉外,還有什么能讓人記?再讀李娟的《阿勒泰的角落》和丁燕的《沙孜湖》,兩部游牧生活題材的作品帶給人不同的閱讀體驗,讓人在單純與世俗、傳統與現代間穿梭。

丁燕和李娟都出生于上世紀七十年代,成長于新疆,雖然生活和教育經歷不同,但是對大美新疆的愛讓兩人不約而同把哈薩克族的游牧生活作為“原料”,作品題材相近但風格迥異,“烹制”出來不同味道的“大餐”,《阿勒泰的角落》像原汁原味的清燉羊肉,《沙孜湖》則是料重味濃的紅燒羊肉。

李娟生活經歷簡單,從未受過專業文學訓練,像一塊沒有過多打磨的璞玉,被譽為“文壇清新之風,來自阿勒泰的精靈吟唱”。

《阿勒泰的角落》是李娟的成名作,是一部描寫北疆阿勒泰地區風情的原生態散文集,文字風格清新、質地純粹。成名之前,她寂寞地生活在牧場之中,孤獨給了她更多觀察自然的時間,她可以在大石頭上睡上半天,可以蹲著仔細觀察一朵野花,可以在森林里漫無目的地穿行。

細細品讀,這本書文字不做作、無野心、不模仿、不編造,文章以天然純真的筆調描述哈薩克族牧民日常生活點滴趣事,牧民柴米油鹽的家常生活在她筆下樸實中帶著自然,自然中蘊含著空靈,空靈中還夾著幾分俏皮。

作家劉亮程說:“只有像李娟這樣不是作家的山野女孩,做著裁縫、賣著小百貨,懷著對生存本能的感激與新奇,一個人面對整個的山野草原,寫出不一樣的天才般的鮮活文字。”

她善于在長長的敘述之后,或評論,或抒情,看似輕描淡寫的幾句,實則包含著對生活通透的智慧。

“我一個人在河邊走。遠遠地想著一些事情,那些事情遠未曾到來。而我卻如回憶一般地想著,沒完沒了。”

“其實秋天不是秋天,秋天是夏天努力地想要停止下來的那段時光吧?”

……

在阿爾泰山的喀吾圖、沙依橫布拉克、巴拉爾茨、橋頭寂寞生活,孤獨給了李娟更多觀察生活和自然的時間,她為阿勒泰即將被現代文明徹底改造之前最后的寧靜時刻做了原汁原味的留影。

揉面、劈柴的葉爾保拉提媽媽,是朋友又不是朋友的哈甫娜,漢語說得磕磕絆絆的爾沙,懷抱羊羔的老人,還有看她拉面的陌生人,一個個人物鮮活、飽滿,呼之欲出。

天地蒼茫、人性質樸,要有多單純和平靜的心,才能寫出這么不造作的自然可愛。忙完一天的工作,躺在床上讀幾頁李娟的書是個不錯的選擇。

與李娟不同,丁燕如同一塊精心打磨過的玉器。她生活閱歷豐富,因創作百首以葡萄為題的詩歌而被譽為“葡萄詩人”,后由詩歌創作轉向非虛構寫作。不惑之年,她和家人舉家南遷,在深圳和東莞生活,在嶺南創作了《工廠女孩》《雙重生活》后,丁燕又把創作方向轉回了熟悉的新疆。

她曾三次到位于祖國西北角大山深處的沙孜湖。第一次出于偶然,第二次是冬天路過,雖說兩次都只是短暫的停留,但她被沙孜湖的原生態深深吸引,這才有了為完成中國作協的“作家定點深入生活”項目的第三次。

丁燕這次很快融入牧民的游牧生活當中,喝奶茶、用手抓羊肉和面片吃,讓她和牧民沒有了距離。2010年,她回到深圳完成《沙孜湖》初稿后,自己不是很滿意,2013年8月,又花了近一年的時間修改,基本上是推倒重來。

嶺南生活經驗讓她在修改這本書稿時能夠“跳開新疆看新疆”。與一般的紀實散文不同,大段的議論讓文章充滿了哲學的批判意味。

“盡管有許多壓力和變形,傳統的游牧方式還是保留到了二十一世紀,某種潛在的、下意識的特性,還是沒有被根除。”

“古老的生活方式和現代文明之間,如兩片冷暖云朵相遇,必然碰撞出一場急雨。”

……

作為一個闖入者,有著豐富人生經歷的丁燕用一位作家、一位詩人、一位女性的角度去觀察沙孜湖,以第三者的眼光觀察和審視哈薩克族游牧生活的變遷,并以此為圓心,劃出一個又一個圈,波及到托里縣和克拉瑪依市的人和事,文章所探究的,依舊是當下社會的核心議題:環保和發展、游牧和工業、家園和離散。

丁燕有著嫻熟的敘事能力和深邃的觀察能力,她的筆觸是世故的,是對現代文明沖擊下游牧生活的深刻反思。從崇尚傳統、熱愛賽馬的海來提到闖入草原第一個吃螃蟹開家庭氈房的米哈爾古麗;從長在牧區說一口流利哈薩克語的岳秀麗到生活在油城經歷“斷裂人生”的采油女工小丸子,有游牧生活、農耕生活和工業生活的撞擊,還有多民族融合共居的經驗,不帶有任何表演性質,真實地被描述著。

《沙孜湖》延續著丁燕式的風格:尖銳、直接、詩意,每一個章節的開頭都有一首意味深長的現代詩。她力圖透過沙孜湖來呈現真實的新疆,不美化,也不回避矛盾,真實袒露普通人的常態生活。如同沙孜湖草原以及當下許多中國人所無法回避的遷徙和變動。

生活是世俗的,日復一日的簡單重復中,有時疲憊,有時失望,如同丁燕在《雙重生活》中描述:你的欲望可能會成為壓在肩上的負擔,會迷失在現實當中。

其實生活可以單純一些,這種單純是來自思想深處,像李娟的《走夜路請放聲歌唱》體現的,會施放壓力,就會給生活增添輕松的色彩。


(編輯:白潔)

相關熱詞搜索:世俗

上一篇:結婚十八年
下一篇: 憶軍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