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進入塔城新聞網!
中國互聯網舉報中心新疆互聯網舉報中心網上有害信息舉報專區塔城新聞網舉報入口求助辟謠
返回首頁

邂逅槐花
2018-06-04 18:11:22   來源:塔城日報   作者:鄭國麗   評論:0 點擊:

 
 

傍晚,我在公園里散步,聞到空氣里有淡淡的香味。忍不住四下尋找,忽然聽得有人指著附近的一棵樹說:“是槐樹,開花了!”我趕緊抬頭望去,只見那棵樹的碧枝和綠葉錯落分布,其間垂著一串串小白花朵,清新雅致,惹人愛憐。

這就是槐樹嗎?我的目光里有迷惘,又帶著欣喜。在記憶里苦苦搜尋著與槐樹有關的記憶,我居然發現,原本自己是認得槐樹的!

我在戲曲節目里不止一次見過槐樹。小時候,我最愛看黃梅戲電影《天仙配》,老實憨厚的董永和美麗聰慧的七仙女,就是老槐樹做的媒!鄰居大媽最愛哼其中老槐樹的唱詞:“槐蔭開口把話提,叫聲董永你聽知,你與大姐成婚配,槐蔭與你做紅媒。”多么熱心和俠義的槐樹!

民間還有一則這樣的故事:女兒有了心上人,眼波便跟著他流轉。母親問她在看什么?她答:我望槐花幾時開。于是便有了這樣一首民歌:母親問道:“你望啥子喲喂?”女兒答:“我望槐花喲幾時開喲!”

從古至今,數不清有多少文人雅士寫過槐花。魯迅在《吶喊》自序里寫過:夏夜,蚊子多了,便搖著蒲扇,坐在槐樹下,從密葉縫里看那一點一點的青天……那是魯迅先生一生中最寂寞的一段時光,就連清雅的槐花也帶著幾許孤寂的味道。

在古詩詞中,槐花出現的次數就更多了,如“槐花雨潤新秋地,桐葉風翻欲夜去”“長安十二槐花陌,曾負秋風多少秋”“槐花滿院氣,松子落葉聲”……這些詩詞里的槐花為何大多寄托著或濃或淡的愁思和悲聲?想來是古代的讀書人大多需上京趕考,游學在外,幾回夢里望故鄉,恐怕出現最多的,就是村頭那棵上了年紀的老槐樹吧!

可以說,沒有一株植物如槐樹那般,被賦予了那么多的故事。李漁在《閑情偶寄》里寫道:樹之能為陰者,非槐即榆。其中,榆樹不擇地,西北邊疆到處可見?苫睒溥m宜濕潤肥沃的土壤,所以本地少栽。因為少見,人們對槐花更多了一絲憐惜;被ㄊ㈤_時,拍照留影,讓時光定格在最美的一瞬;槐花快要衰敗時,人們運用各種方法極力挽留,曬干、冷藏……讓槐花以另一種形態存在。

我讀大學那會兒,舍友從家里帶來槐花餅。初不知為何物,一嘗便覺香味太濃,開始不喜,但聽舍友說,這是槐花做的,我的味覺立刻發生大逆轉。細細品嘗之后,我竟愛上了那種植物特有的甜津津的味道。舍友說,她家院子里有一棵大槐樹,每到槐花盛開的時候,她的母親會摘下槐花,煎槐花餅,燒槐花湯。后來我在報紙上看過介紹,說槐花含有多種維生素和礦物質,清熱解毒,涼血潤肺。我這才知,槐花不僅生得美麗,口感好,它的食療作用也不容小覷。

想到這里,我便愈發覺出眼前這棵槐樹的美來——枝垂葉細,夾雜著一串串的小白花,使得這樹有種格外謙和嫻靜的姿態。此時天已經漸暗下來,正是有了天空黑暗的底子,那槐花反而顯出凝重的白來,就像黑布面上繡著的白花,有種跳脫清朗的美感。白居易的詩句忽地涌上心頭:薄暮宅門前,槐花深一寸。

在陽光燦爛的日子里,我邂逅了槐花,便生了一種特別的心情,有興奮,有愉悅,還有綿密深長的舒暢和滿足。讓我覺得這一刻的好,就是真正的好了!


(編輯:白潔)

相關熱詞搜索:槐花

上一篇:
下一篇:走進你的生活

分享到: